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2021年下半年太阳寒水在泉的思考之一

2021年下半年,气候会是怎样的,容易患哪些疾病,我们应该如何治疗这些疾病呢?本文细加分析。

2021年为辛丑年,从天干来分析,辛金代表着本年的大运为水运不及。水运不及则土旺、火旺。土通于湿,火通于热,故水运不及之年往往湿热偏盛。

从地支来分析,丑土代表着本年的司天为太阴湿土,在泉为太阳寒水。湿加上寒,表现出来的就是寒湿偏盛。

合天干与地支来分析,则今年湿盛是一定的,表现出来的就是雨水会多,空气偏于潮湿。且上半年会偏热,下半年会偏寒。

从大暑节气开始,即进入下半年,太阳寒水在泉。总的印象就是,寒水当令,天气会偏冷。

一、辛丑岁四之气(2021年7月22日-9月23日)

《内经》说:“畏火临。溽蒸化。地气腾。天气否隔。寒风晓暮。蒸热相搏。草木凝烟。湿化不流。则白露阴布。以成秋令。民病腠理热。血暴溢。疟。心腹满。热胪胀。甚则肿。”

一则,领悟经文

2021年下半年太阳寒水在泉的思考之一

我来详细分析这段话的意思:2021年的四之气,主运为少宫土,客气为少阳相火,主气为太阴湿土,火旺则生土,会加重湿热之象。但逢在泉之气太阳寒水,加临的客气是少阳相火,火热水蒸,湿润之气上腾,会进一步造成天地之间的湿热。

由于寒水之气与相火之气隔拒而互不相合,所以早晚仍有寒风吹拂,且蒸腾的湿气与热气互相扭结,形成大雾笼罩在草木之间,又如薄烟凝滞。湿气偏旺,滞塞不流动,则寒凝白露,此即是秋天之象。

人生活于这样的五运六气之中,就容易患上皮肤郁热,大出血,疟疾,心腹发热并且产生胀满,浮肿等症。

二则,白露时节南方高温的原因分析

从生活中来观察,2021年已经进入白露节气,但南方出现高温,有的地区甚至高达38度。我在南宁生活,体会到这段时间又闷又热,几乎是盛夏复来。为什么会这样呢?《内经》认为,是“畏火临”。我的理解是,畏火即为少阳相火,意味着可怕的火热之气。张景岳解释说:“少阳相火用事,其气尤烈,故曰畏火。”出现酷热的缘由是四之气的主气为太阴湿土,而客气为少阳相火,相火当令,就会以热为主。兼有太阴湿土,则成湿热之势了。

有人说,不是台风造成的南方高温吗?与少阳相火有什么关系呢?却不知,台风的形成主要是由于强烈的热流天气造成的。试想,冬天为什么很少有台风?因为冬季没有高温,台风想形成非常难。

到了夏季,尤其是到了现在高温的季节,台风形成的温床有了,而且温度越高,越容易形成台风。进一步说,正是因为天地之间少阳相火当令,才造成了台风,同时带来了高温。或者说,少阳相火借生成台风而带来高温酷热。

因为南方在四之气出现了湿热,这为新冠病毒的德尔塔变异株疫情爆发留下了机会。事实上,南京的德尔塔变异株疫情正好在四之气开始爆发,并且迅速波及全国多个地区,让好不容易造成的防疫大好局面几乎毁于一旦。好不容易控制住了疫情,福建又爆发了疫情,还是德尔塔变异株疫情。因为德尔塔变异株的性质即是湿热疫毒,此时的五运六气特征与其性质是相合的,根据同气相求的理论,就容易在这个时间段爆发,且一般会爆发在湿热偏重的南方。只要到了秋分才算是进入五之气,太阴湿土主气,少阳相火客气的局面才会改变,那时,德尔塔变异株的疫情自然就不再容易爆发了。

三则,大雾出现

“草木凝烟,湿化不流”,这是古人对于大雾的描述。有人认为,这是雾霾的表现。我认为,经文绝不可能是描述雾霾的,因为古时没有现代工业,没有工业污染,当然也就不可能出现今时一样巨大的雾霾。

“天气否隔”的意思是隔塞不通,潮湿的地气被高空冷气阻挡升不上去,出现了高空有太阳寒水用事的机制,低空则湿热溽蒸,阴霾降雨。这在《素问》的其他篇章里称作“交通不表”。如《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曰:“云雾不精,则上应白露不下。交通不表,万物命故不施。”

四则,病象分析

我在临床观察到,2021年的大暑节气之后,火热病与湿热病同时俱见,与往年只是暑湿证候居多不同。我分析其原因,火热证是火邪灼热,直折阴液,甚至迫血动血,而暑必挟湿,暑易伤气,暑热使气阴两伤且湿蒸困脾。

其一,就火热病而言,一是汗症多。比如,大汗、黏汗都不少见,显然源于少阳相火当令,造成营卫失调。辨证属阳明火热者有,少阳火热者有。病属少阳,离不开柴胡桂枝汤;在阳明,我常用当归六黄汤。

二是血证多。包括皮下出血、肿瘤咯血、尿血等,都属于热迫血络之象。我常用一些凉血止血药,包括白茅根、侧柏叶、槐花、小蓟、地榆等。

三是咳喘多。主要是由于火热灼肺导致肺失宣降,往往咳而少痰,或有粘痰,不易咳出,伴有舌质红、脉象数等。对于这样的咳嗽,要用清泻法,因为火热为邪,非清泻火热不可。《素问·至真要大论》给出的治则是:“少阳之复,治以咸冷,佐以苦辛,以成软之,以酸收之,辛苦发之,发不远热,无犯温凉。”我常用泻白散加味,且喜用紫苑,《本草从新》曰紫菀:“辛散性滑”、“专治血痰,为血劳圣药”。

四是皮肤病多。与火热郁于皮下有关,需在辨证方的基础上加用凉血诸药,如丹皮、紫草、茜草、白茅根等等。

其二,就湿热病而言,由于相火与湿土相合,蒸腐浊腻,胃肠病仍然是门诊中的重头戏,三仁汤仍然常用。我临床应用三仁汤,往往根据兼证而加味化裁。比如,若兼少阳病,则加柴胡、黄芩,意为小柴胡汤;兼有阳虚,则加制附片、干姜,意为四逆汤;兼表证,加麻黄、炙甘草,意为三拗汤;兼气滞,加苏叶、茯苓,意为半夏厚朴汤。若能方证相应,可导致解除代表湿热内滞的黄厚舌苔。

经文说:“甚则胕肿”,我的理解是,因为素体阳气,逢湿土当令,阳气衰减,气化不利,导致水湿潴留,出现足胫水肿。从临床来观察,素体阳虚之人最容易出现内踝水肿。另外,高血压病、糖尿病继发的肾功不全、尿毒症患者往往兼有内踝水肿。我分析其病证,既有湿热内滞,又有虚寒体质,需多个病机兼顾治疗,我常既用健脾清热化湿,又用温肾利水活血的治则则,在用参、芪、术、苓这些主药之外,活血药如牛膝、水蛭,温肾药如巴戟、锁阳,祛湿药如草果、防已等常被选用。

(待续)(董洪涛)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新鲜事 » 2021年下半年太阳寒水在泉的思考之一

分享到: 生成海报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