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新鲜事首页
  2. 今日头条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哪些问题值得关注

今天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

共青团员和少先队员代表们

集体致献词

他们的献词里浓缩了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史他们重新喊出了30年前的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党,是冉冉升起的旭日,

驱散黑暗、带来光明,

将可爱的中国照亮!

党,是高高飘扬的旗帜,

昭示信念、指明方向!”

面向天安门城楼他们对党许下青春的誓言新的百年,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同心向党,奔赴远方!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他们最后连呼四遍“请党放心,强国有我!”8字誓词铿锵有力这响亮的青春誓言在天安门广场上空久久回荡

记者查阅中国共产党历次逢十庆祝活动流程后发现这是第一次出现青少年献词环节体现了中央对青少年的关心和重视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看看他们都是谁▽

彭友馨:

为了准确表达一句话,反复喊“妈妈”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海淀区中关村第三小学六年级学生彭友馨3岁开始练习舞蹈,目前是学校金帆舞蹈团的团长。挺拔的体态成了她入选领诵员的加分项,但因为从未接触过朗诵,她在入选后经常大呼“压力山大”。

其实,在选拔领诵员的时候,专家们在面试时看中的,是彭友馨纯净的声音、阳光的性格、大方的举止。没有技巧的修饰,能表达出青少年最真挚的情感。

但先天条件再好,也需要大量的学习和练习,来展现最佳的朗诵状态。学习词语背后的含义、掌握朗诵的技巧……入选领诵员预备队以来,这个小姑娘像海绵一样不断吸收着养分。可毕竟才有短短3个多月的训练时间,她经常会遇到困难。

献词里有一句话:“妈妈对我说,在每个人心中,中国共产党都是光荣的模样。”这句话开头的“妈妈”二字,发音既不能太实,又不能太虚,还不能用生硬而夸张的朗诵腔,得让听众有一种画面感。彭友馨总是找不对感觉,每次练习,老师就会指出,她这句“妈妈”说得不好。

“老师说,这句里的‘妈妈’要有亲切自然的感觉,让听众觉得妈妈真的就站在你面前。”一直练不好,彭友馨急得直哭,甚至哭得想妈妈了。跟妈妈视频的时候,她把难过的情绪一股脑倒出来之后,还不忘问妈妈:“妈妈,我以前都是怎么喊你的啊。”

这个练过9年舞蹈的小姑娘深知,只有不断地练习才能达标。从那天起,她反复练习,逮着同学老师就喊“妈妈”,请大家帮她指导,预备队的老师同学几乎都被她叫过“妈”了。最后,彭友馨不仅通过了老师的考核,还给队员们做了示范。

参与领诵员的过程,让彭友馨感受到了团结的力量。“我们是一个完整的团队,虽然最后站在最前方的只有4个人,但都会带着另外6个人的支持完成任务,我们是一个集体。”

冯琳:

“红船”故里的姑娘向党抒发最真挚情感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特别巧!10年前,五年级的我就在学校组织的建党90周年庆祝活动上,参加了向党献词的朗诵表演。没想到,10年后,我竟然能站在天安门广场,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朗诵!”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大三学生冯琳,连呼自己“太幸运了”。

与其他一起入选的同伴相比,“科班出身”的冯琳,显然在朗诵技巧和能力上更有优势。“背下一篇800多字的朗诵稿是件很轻松的事。”

但很快,她就发现了问题,背稿虽易,但朗诵可远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轻松。

过去朗诵,自己仅依靠技巧就能“撑全场”,对朗诵稿并不用有多么深入的理解。“用那些从学校学到的技巧,依靠声音的高低、虚实、气息变化、韵律节奏,就能够传递出不同的情感变化。”但这种“技巧派”,最多只能算是读稿子,读的次数多了,自己也会产生“疲劳感”,远达不到在广场上朗诵的要求。

为了让孩子们增加对朗诵稿的理解,朗诵稿的原作者特意来到培训基地,为大家讲解稿件的创作历程。培训老师们为孩子们安排了党史学习课、心理辅导,课余时间,则安排孩子们观看《建党伟业》、《建军大业》等电影,让孩子们通过影视作品重温光辉党史。

“我是浙江嘉兴人,从小就知道,我的家乡是革命圣地,是红船破浪启航之地,是中国共产党诞生的地方。”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参观时,冯琳听着老师讲述红军长征的感人故事,看着革命将士们浴血奋战的复原场景、一幅幅珍贵的历史图片,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冯琳对朗诵稿的理解已不再简单浮于纸面。

当她第一次以朗诵者的身份站在天安门广场,张开口,说出第一句献词,真挚的感情层层递进,喷薄而出。当冯琳说出“我们歌颂人民英雄的荣光,见证如他们所愿的梦想”这样的语句时,她的眼中盈满泪水,她的声音微微颤抖。

姚牧晨:

“这个夏天,注定会让我铭记终生”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其实我到现在还是懵的,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被选中的。”来自北京市第一实验小学六年级的姚牧晨说,他从海选的一开始,就有运气的加持。

3月份海选的时候,姚牧晨正在上数学课,突然就有几位老师推门而入,挑选出几位同学让做自我介绍。姚牧晨原本不在其中,就在老师们即将离开之际,一位女老师再次环顾教室四周,将他叫了起来。

这位女老师就是后来领诵预备队的指导老师刘鹏。直到现在,刘鹏还清楚地记得,姚牧晨坐在靠窗位置的倒数第三排,穿着深蓝色的衣服,形象俱佳。不过,由于坐的位置较偏,姚牧晨起初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但“捡”回来之后,发现是个可塑之才。

虽然之前参加过“曹灿杯”全国朗诵大会、人民大会堂的迎宾等活动,但是作为团队中年龄最小的成员,姚牧晨觉得自己对稿件的快速理解能力不够,为此他没少跟在哥哥姐姐的后面学习。“还有语言的表达,表情的变化,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很多。”

多次的集训,让姚牧晨不得不放弃了一些东西,这也一度导致他的情绪波动比较大。比如,因为时间冲突,他错过了一所中学的特长生考试,还错过了一场自己本应该担当主力的全国篮球联赛。经过老师的心理疏导,姚牧晨慢慢释怀了,“篮球今后我可以再打,但是这次献词意义重大,我的肩上担着的是中国青少年的时代使命,绝对不能退缩。”

姚牧晨已经计划好,在参加完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之后,他马上就要准备7月6日举行的小学期间最后一场考试。另外,由于队友们给力,球队的篮球赛之旅颇为顺利,他已经憧憬着和队友一起冲击7月10日的总决赛了。“这个夏天,注定会让我铭记终生。”

赵建铭:

非科班“黑马”的逆袭路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来自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的大四学生赵建铭,是献词的领诵员之一。因为非播音主持专业出身,在集训的最初阶段,他还是略显吃劲。

虽然也曾在大学期间主持过不少活动,但毕竟之前没有受过专业训练,赵建铭对朗诵的热爱完全来源于兴趣。集训练习时,对发声气息的把控是他要面对的首要难题。“有时候找不准发声位置,感觉自己声音会发虚,老师也经常指出我气息不足的问题。”除此之外,他对身体的控制感一开始也很难拿捏准确。虽然指导老师一直强调说,在进行语言表达的时候要做到有“容”有“形”,但赵建铭对面部表情的控制却没有那么容易。眼睛不够亮、笑容不够灿烂,让老师也一度替他担忧。

为提高基本功,弥补不足,赵建铭平时没少下工夫。

在集体练习之外,赵建铭一直有针对性地给自己加练。对于气息不足的问题,他反复练习腹式呼吸,一点点地体会在发声的时候,腹腔该怎样去用力,怎样用气来托声;对于表情控制的问题,他对着镜子练,注视着自己的脸,想着开心的事,代入一种情绪感逼着自己笑。

赵建铭慢慢找到了感觉。

在基本功得到很大提升之后,赵建铭发现,自己在朗诵稿件的时候,传递出来的情感不够饱满。“情感是一种无形的东西,不是单纯练练气息、对着镜子笑笑就能解决的,可能主要是自己对历史了解较少,脑海里所包含的画面不够丰富。”为此,《建国大业》、《建党伟业》等经典电影及一些红色歌曲都进了他刷剧听歌的清单。“积累得多了,慢慢也就有了画面感,朗诵的时候也就能声情并茂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再去看我面试时候的视频,我真的感觉变化很大,现在的我有一种由内而外的热烈。”赵建铭说。

6名未能上场的预备领诵员他们也是棒棒哒!

在献词方阵的最前面是4位经过层层选拔脱颖而出的领诵员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6名预备领诵员和他们一起天天训练,准备上场

冯禧:

用心向党深情告白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入选领诵员预备队之前,冯禧已经小有名气了。今年年初,这位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大三女生荣获了某卫视主持人大赛的冠军,专业上游刃有余,又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大家都觉得她的表现一定是最优秀的,但一开始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冯禧说,她把献词想得很简单,认为就是用朗诵的腔调把文本的内容表演出来,同时呈现自己的艺术表达。结果,在训练过程中,她发现,有些表达总是不能顺利完成,常有一些气口、情绪、音调存在问题。

在经过专家老师多次指导之后,虽然冯禧有所改善,但总是飘忽不定,让她一直处于焦虑的状态。直到有一次到天安门广场踩点,一个场景让她忽然顿悟了,之后的表演整体上升了一个水准。

当天晚上,大家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天安门城楼踩点。他们基本上站在了“七一”当天表演的位置。冯禧多次来过天安门广场,但这是她距离城楼最近的一次。

在夜色的笼罩下,天安门城楼散发着恢弘的气势,在灯光的照耀下,红旗格外耀眼,一种温暖的感觉忽然从冯禧的心底渐渐升起。闭上双眼,安静地站着,冯禧忽然感觉自己的心与祖国母亲正在同频共振,眼泪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

“告白,就是在向祖国母亲深情告白。”冯禧醒悟了,献词并不是在表演朗诵,而是一种深情表白。自己之前一直练习的是外在的朗诵技巧,内在情感的支撑不足,导致表现的割裂。

从那晚之后,冯禧有了很大的变化,内心情感和熟练技巧的结合,让她的献词水平又有了质的飞跃。“在如此庄严神圣的广场上,献词并不是说教,而是让他们听到我们代表青少年团体在向革命先辈致敬、向党表白。”

杨雅淇:

“学校为我配了个远程辅导团”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来自朝阳区陈经纶中学劲松分校的杨雅淇才上初一,个头儿已经快一米七了,说话时语气轻柔甜美,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小酒窝。经过层层选拔,她凭借出色的表现最终入选10人组成的领诵预备队。

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杨雅淇就一直在学习朗诵,和团队里的同龄人相比,她有丰富的朗诵技巧和表演经验。“可这次上场还是挺紧张的,那毕竟是在天安门广场上。”不过,杨雅淇有自己的小办法,“每次上场前,我就告诉自己,我是说给一个人听的,有了对象感,不容易被干扰,就不紧张了。”

说给谁听呢?“当然是城楼上的习大大,但是他不认识我,我会把他想象成我的爷爷。”杨雅淇从小跟爷爷感情很好,每次朗诵的时候,就好像在跟自己的爷爷聊天,自然就不紧张了。

从6月15日开始,预备队就启动了为期半个月的封闭集训,杨雅淇无法返校上课,可正值期末,学校的期末考试过了“七一”就要开始了,杨雅淇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让她没想到的是,在6月15日当晚,她突然被拉进了一个微信小群,校长、班主任、各科老师都在群里。

“各位老师,七班杨雅淇同学近期接到政治任务,期末考试在即,为了不耽误孩子学习,助力孩子顺利完成任务,特建立这个小群……”原来,在校长的牵头下,学校老师成立了一个远程辅导团,每天专门为杨雅淇提供讲义、练习、课件,供她复习使用。

训练日程很紧张,杨雅淇只能利用中午和晚上休息的时间学习课件做练习题,如果遇到不懂的,她就会把问题发送到群里请教老师。让她感动的是,每次发送了问题,老师都是“秒回”,把她的问题解释得明明白白。

虽然最后没能成为领诵员,但杨雅淇还是很高兴,“我在这个过程中的收获要远远大于结果,未来,我要带着这珍贵的回忆继续出发。”

沈倩:

无论谁站上领诵的位置每个“家人”都会在背后支持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10名“千挑万选”的孩子中,最终只有4人能真正站上广场领诵的位置。如果自己落选了怎么办?沈倩用一个故事,回答了记者的问题。

从小和妈妈学习曲艺的沈倩,在一曲越剧经典之作《梁祝》选段《十八相送》的助力下,轻松考取了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专业,如今,她已是一名大三的学生。

2018年,沈倩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成为入党积极分子。随后,她被选拔加入了学校的青年马克思主义学院,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经典理论、党史知识等。

今年3月,沈倩等20名学生被选中参加建党百年庆祝活动中的献词领诵,开始了持续不断的密集集训。“这次有幸参加建党百年庆祝活动,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次非常生动的党史教育课。”指着自己右臂手肘一处已经结痂的伤疤,沈倩颇有些自豪地说,这是最难忘的一次“负伤”。

一次训练中,培训老师让每三人组成一个突击队,想象自己正处于飞夺泸定桥的场景中,必须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闯过泸定桥。

在“班长”的率领下,三人突击小队趴在房间的地板上,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攀踏着悬空的铁索向敌岸冲去。

“前方机枪扫射!”“班长牺牲了!”培训老师不断喊出一个个指令。

听到班长牺牲的消息,沈倩和只有六年级的小队员刘元驰对望了一眼,一股悲壮之感涌上心头。化悲愤为力量,继续前进!

那一刻,培训的教室变成了残酷的战场。“沈倩负伤!”“沈倩负伤!”

听到老师的指令,沈倩一愣,立刻拖着“负伤”的手臂停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明明已经冲在前方的“小战友”刘元驰见状,立刻返身回到沈倩身边,伸出手,死命拽着她往前拉,边拉边大喊:“姐姐!别怕!我们一起往前爬!”

“刘元驰还只是个孩子啊,在危急时刻,他不顾一切返回来救我。”沈倩被这个瘦弱而腼腆的男孩子感动了,她拼命忍住的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肘关节在粗糙的地板上摩擦,不一会儿工夫就蹭掉了一层皮。但两人手拉着手,继续顽强往前爬去。

“虽然我们现在处于和平年代,但‘经此一役’,我们之间的情感就像真正的战友一样。”

在飞夺泸定桥训练结束后,眼神对视训练环节也令沈倩感慨万分。《送战友》的歌曲声中,两名刚刚参加过飞夺泸定桥的“战友”面对面站立,注视对方的双眼15分钟。

对视中,“负伤”的沈倩情不自禁地和“牺牲”的班长紧紧拥抱在一起。“班长你放心,我亲眼看着元驰已经顺利到达了对岸,我们的牺牲是值得的。”

那一场“战役”,让沈倩学到了一个道理。胜利不属于个人,无论哪一个人最终抵达彼岸,都是我们这个集体的胜利。在她心中,朝夕相处的10名队员已像一家人一样,会拧成一股绳去完成好献词朗诵的任务。

在天安门广场进行献词朗诵时,飞夺泸定桥的场景不断在沈倩的眼前闪现,无数革命烈士成了自己倾诉和表达的对象。“我不会关注自己的声音状态是不是最佳,不会关注自己的动作表情是否到位,一句句献词脱口而出,一切都是浑然天成、发自内心。这种忘我的状态才是最真实的自我展现,也是最能打动人的表达。”

刘元驰:

璞玉变形“零基础”苦练过三关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朗诵?我?在西师附小就读六年级的刘元驰,既意外又惊喜,朗诵“零基础”的他,竟被选中,要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参加献词朗诵。

“玉不琢不成器”。璞玉,千锤百炼雕琢后方显光彩。很快,从海选中脱颖而出的刘元驰开始在专业老师的带领下,进入紧张的封闭集训中。

既然是朗诵,背下诵读稿肯定是第一步。“学校课堂上,最多让我们背背古诗文,课文也大多只需要背诵个别段落,从来没背过这么长的稿子。”拿到诵读稿,刘元驰就愁眉苦脸发起愁来,“实在背不下来”,怎么办?

不光背诵关难过,老师讲解的朗诵专业课,有时也让“零基础”的刘元驰犯难。一旦课堂上出现朗诵专业用语,没有任何朗诵基础的孩子就傻眼了,年纪小,听不懂。

“我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平时爱打篮球、爱游泳。”热爱运动的刘元驰将体育中顽强拼搏、永不服输的精神,用到了朗诵训练上。

上课拼命记,遇上不懂的地方,下了课,他就立刻向身边“科班出身”的哥哥姐姐们求教。

热心的哥哥姐姐们手把手地向刘元驰传授经验:你在背诵的时候,脑子里不要老想着稿子里的文字,而是要将文字中的内容想象成一幅幅的画面。

有了场外指导们的帮助,刘元驰用高尔基的名篇《海燕》开始练手。

文章里描述海燕“翅膀碰着波浪”,他就在脑子里虚构出一幅海燕俯冲向大海,在波浪间滑翔的画面。

文章里描述海燕“箭一般地直冲向乌云”,他就在脑子中想象海燕收住翅膀,像离弦的箭一般直冲向乌云和天空的场景。

使用了这样的背诵助力法,800多字的诵读稿,迅速就被刘元驰背得滚瓜烂熟。

朗诵到“大国重器”的语句时,他的脑海中不断涌现出我国所取得的众多成就。

朗诵到“这束光映照了百万雄师横渡长江”时,他的脑海中真的浮现出千万红军战士乘着木筏,以惊人的速度横渡天险长江的场景。

“背诵关”顺利通过,但“站姿关”紧随而来。第一节“站姿”训练课,就给了刘元驰一个下马威。

一动不动笔直站立15分钟后,自认为身体素质不错的刘元驰开始双腿双脚僵硬、麻木,长时间在身体两侧绷着劲儿的双手,不光酸胀发麻,手指甚至因淤血变成了紫红色。

当老师喊“停”的那一刻,刘元驰整个人一松懈,差点儿趴在地上。双腿早已不会打弯,如同遭遇千万只蚂蚁啃噬般难忍,他只能一步一步勉强往前挪动。

站姿不过关?就一个字,练。从那天起,每晚训练结束后,刘元驰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面对着墙上的镜子,开始苦练站姿。

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刘元驰才发现问题:腿并得不够直,头微微有点儿往旁边歪,注意力不够集中,眼神飘忽……

他一边回忆老师的训练内容,一边调整自己的动作:头要向上微仰15度,想象自己站在天安门广场上,目光紧盯着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像的上沿部位;手臂自然下垂,不能过于僵硬……

15分钟、20分钟、30分钟……绷住劲儿!坚持!

每次站姿训练结束,看到又一次坚持下来的自己,刘元驰的内心都充满了自豪和成就感。

站姿标准了,“表情控制”这一关也很重要。

“我一紧张就会频繁眨眼。”在老师的帮助下,刘元驰开始了“眨眼训练”。眼睛紧盯一个点位,坚持30秒钟不能眨眼。

看着身边的哥哥姐姐们顺利度过“眨眼关”,遇事不服输的刘元驰在原有训练标准基础上,偷偷给自己加码。“别人坚持30秒不眨眼,我就坚持35秒。一定要将新时代青少年的最佳状态和精神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

吴德宇:

校园里“捡来的”领诵候选人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和其他孩子的入选经历截然不同,北京景山学校初一年级的吴德宇,竟是被“选角”老师无意中从校园里“捡来的”。

从小,吴德宇就喜欢背诗词、读故事给别人听。“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就经常会背诵一些比较短小的国学文章。”

小时候背过哪些“短小”的文章呢?面对记者的提问,吴德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五六岁那会儿,我爸爸在喜马拉雅电台给我注册了一个账号,我在上面讲《滕王阁序》”。

从那时起,吴德宇就当上了喜马拉雅电台的“小主播”,隔三差五就会在线讲故事、读诗词。

今年3月的一天,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选拔献词领诵的“选角”老师们来到北京景山学校。

第一轮,由班级老师负责把关,在各个班进行“海选”。由于那时身高不足1.65米,吴德宇直接在“海选”中落选。“身高不够,所以没选上。”

吴德宇没在意,抱着书本直奔音乐教室,继续上课去了。下了音乐课,抱着书本的他和几个同学一起从音乐教室出来,在学校的走廊里,他被四五名“选角”老师们截住了。

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老师们把他带到旁边一间办公室,拿出一篇现代诗人艾青的名作《我爱这土地》,示意他当场朗诵一下。

在电台当了多年“小主播”的吴德宇毫不怯场,像平时在网上给听众们讲故事一样,抑扬顿挫地将《我爱这土地》朗诵了一遍。

出乎意料,身高条件比他优越的同班同学纷纷落选,而最终从校园中“捡来的”吴德宇反而成功“晋级”,就这样入选了领诵10人预备队。

进入集训阶段,没有朗诵专业经验的吴德宇,没几天就把自己的嗓子喊“劈”了。原来,处于变声期的他,每逢朗诵到激情澎湃的段落,只会声嘶力竭大喊大叫。

指导老师赶紧将他错误的练习方法“叫停”。经过反复练习,他这才知道,声音要呈抛物线传递出去,而不是靠声嘶力竭叫喊的方式发声。

最让吴德宇发憷的是“练笑”。“我从小照相的时候,就不爱笑,拍出来的照片总是一脸严肃。”想让不苟言笑的吴德宇自然而然地露齿微笑,可成了件难事。

他尝试着把嘴角向两边咧开,露出上下排牙齿,但脸上却毫无笑意。老师看了连连摇头,连他自己都承认,“笑得比哭还难看”。

于是,对着镜子“练笑”成了他的每日必修功课。颧肌上提,嘴角自然上扬,心里想着点儿高兴事……“怎么样,现在是不是笑起来自然多了?”面对记者的镜头,略显腼腆的吴德宇咧嘴笑了。那笑容透着质朴,透着纯真,让人不由得嘴角上扬,也和他一起笑了。

杨一帆:

团队“气氛担当”减压全靠他

四名领诵员是如何被选上的

来自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的杨一帆性格开朗,年纪又长,在领诵预备队平时的生活中,更多地承担起了“队长”的角色。

在团队中,杨一帆扮演着“气氛担当”的角色。通过层层激烈的竞争,能在众多优秀的候选者中脱颖而出,10位同学都承载着非常大的压力。在训练中,他们也会因为献词稿件的不断调整、专业老师的“吹毛求疵”而“压力山大”。

杨一帆看上去轻松很多,每次一有交流会,很多时候都是他先走上前台,拿着话筒,或者开个玩笑,或者“起哄”让某个同学表演个节目,积极调动每一个成员的情绪,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有意识地增强大家的凝聚力,让团队的氛围变得更加融洽。“其实说不紧张是假,能让大家尽可能地在放松,也更有利于训练。”

从10人中最终选出4人领诵,刚开始的时候,杨一帆感到了竞争的压力。后来,指导老师组织大家一起看了电影《夺冠》,作为“队长”的他豁然开朗。杨一帆说,他们这个团队其实跟电影里的中国女排是一样的,成员都是从成百上千人当中挑选,直到选中最后能够上场的“幸运儿”。“无论是主攻还是副攻,无论是首发还是替补,女排姑娘们就是一个团体,我们也一样。”杨一帆觉得领诵预备队里的10个人始终是1个集体,最后4个领诵人不管是谁,“其实就代表我们每一个人。”

杨一帆说,最后谁能成为领诵人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们4个人代表着整个团队,把当代中国青少年的样子,去展示给党,展示给国家,展示给所有国人,甚至展示给全世界。

来源:新民晚报(xmwb1929)综合北京日报、环球网视频制作:司徒若辰编辑:施雨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mrbwx.com/rmrbwx/5802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