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新鲜事首页
  2. 今日热榜

74%的亚马逊仓库工人不敢上厕所:人被算法支配,有多可怕?

1747年,法国哲学家拉·梅特里发表了一本书。

书名叫《人是机器》。

但谁曾想到,在将近400年后,资本正把人变成机器。

一架只会劳作的机器。

事情还要从亚马逊说起。

亚马逊老板贝索斯即便是和老婆离婚,被分走1/4股份,但他到现在仍然是世界首富。

贝索斯能在全球财富榜单上屹立不倒,亚马逊功不可没。

亚马逊2020年收入暴涨38%,贝索斯作为老板,身价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亚马逊收入暴涨,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新冠疫情大爆发,造成人们减少出门,让亚马逊网购生意更红火。

但还有一点被不少人忽视,那就是:亚马逊无所不用其极的技术。

而糟糕的是,技术不再为人提高福祉,而成为奴役人的工具。

4%的亚马逊仓库工人不敢上厕所:人被算法支配,有多可怕?"

贝索斯仍然是世界首富

先说一个最近发生的真实事件。

斯蒂芬·诺曼丁(StephenNormandin),是一名63岁的退伍老兵。

4年前,他在亚马逊Flex找到一份工作。

其实,这并不算是正式工作。

天下资本家心思都一样的:就是降低成本。

2015年,亚马逊推出了亚马逊Flex,就类似于网约车或者外卖骑手,帮助亚马逊送快递(末端配送)。

在亚马逊Flex打工,要自备车辆、智能手机,然后两个小时,或者四个、八个小时轮班。

这个创意看起来“很不错”,毕竟降低了用工成本。

回到诺曼丁。

在去年10月一天凌晨,他按照过往一样,起早准备去送快递。

可当他打开手机,准备看看当天的配送路线时,却发现自己被系统“踢了出来”,根本登录不了。

他赶紧去查看邮箱,却发现一封自动发送的邮件:

你已经被终止合作。

被直接炒掉的原因,据解释是因为他的个人评分,太低。

同时这封邮件还说,跟踪他的算法发现,他没有正确地完成工作。

“我被一个机器解雇了。”

诺曼丁想破脑袋,也只能搜索到一次“错误”。

有一次,天还没亮,他就接到派单,把一个快递送到一栋大楼里。

但当时因为时间太早,大楼没有开门,打顾客手机也没有接通。

他准备把快递放在亚马逊送货柜,却发现亚马逊送货柜出现了故障,门打不开。

虽然他把情况赶紧反馈给了亚马逊Flex后台,但是他工作的评分却迅速掉了下来。

收到解雇邮件后,诺曼丁立即开始申诉,不停地根据亚马逊的要求,向不同邮件地址提交申诉材料。

但他收到的永远只是一堆模板化,类似于自动回复的邮件,满篇客套话,就是不解决问题。

“作为一个退伍老兵,我的工作理念一直是付出110%的努力,也从没有过纰漏,但没想到却被算法这样辞退了。”

诺曼丁只能无奈地感慨。

4%的亚马逊仓库工人不敢上厕所:人被算法支配,有多可怕?"

微笑,可能更多时候只是出现在亚马逊Flex的宣传中

实际上,通过技术来监控员工,在亚马逊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2019年,就有媒体曝光,亚马逊会实时监控、分析基层仓库工人的工作数据。

模型算得清清楚楚,一个小时必须完成几百个包裹的包装工作。

它的AI系统不光跟踪每个人的工作进度,还能精确算出工人“摸鱼”的时间(TimeOff Task,简称TOT)。

比如,因为喝水、上厕所等事情耽搁时间太长,没有接触包裹,那么,系统就认为,工人在“摸鱼”。

当系统觉得工人“摸鱼”过头的时候,就会生成在线解雇指令,绕过主管,直接开除人。

没人知道这个系统是什么时候正式上线的。

曾经有亚马逊员工因为上厕所的次数过多,主管当面叫他“时间小偷”,最后把他开除。

有调查说,74%的亚马逊仓库工人根本不敢正常去上厕所,因为太耽搁时间。

而系统却像鞭子一样,驱赶着工人快些,再快些。

亚马逊定有工作量的指标,当工厂75%以上的工人能达到这个指标时,指标的标准却会进一步提高。

工作量也会在悄无声息中,不断被增加。

4%的亚马逊仓库工人不敢上厕所:人被算法支配,有多可怕?"

亚马逊内部邮件

之所以这样无所不用其极地监管工作,据说是因为贝索斯认为,懒惰是天性。

有工人在被系统自动辞退后,试图给贝索斯写邮件申诉,但根据亚马逊Flex前员工的说法,这也几乎不会有什么用。

当然,不只是因为系统已经做出评判,还在于资本逐利的本质。

就像《资本论》中有段精辟描述:

资本是死劳动,它像吸血鬼一样,只有吮吸活劳动才有生命,吮吸的活劳动越多,它的生命就越旺盛。

贝索斯的机器现在还只是监控一线工人,但想想,一旦技术成熟,这种监控技术就会蔓延到办公室、写字楼,蔓延到财务、行政、技术等各个岗位。

人,变成只会劳作的机器。

资本则大快朵颐。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mrbwx.com/rmrbwx/5800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