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日新鲜事首页
  2. 今日头条

茅台股东会众生相:哄抢茅台纪念酒,股民“反水”炮轰董事会

6月9日,贵州仁怀市茅台镇被细雨笼罩,但茅台国际大酒店二楼可容纳数百人的主副会厅显得格外热闹。每年贵州茅台召开的股东大会,都会吸引全国各地来“朝拜”的茅台股东们。
茅台股东会众生相:哄抢茅台纪念酒,股民“反水”炮轰董事会

文 | AI财经社 刘培

编辑 | 游勇

 

6月9日,贵州仁怀市茅台镇被细雨笼罩,但茅台国际大酒店二楼可容纳数百人的主副会厅显得格外热闹。每年贵州茅台召开的股东大会,都会吸引全国各地来“朝拜”的茅台股东们。

 

这里作为镇上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号称“黄牛的天堂”。入住酒店一晚,虽然价格很贵——1599元,也不打折,却很划算。因为入住者,凭借身份证可以按照原价1499元购买53度飞天茅台,所以吸引很多外地的黄牛客。一个房间可以买两瓶,花3000元,加上住宿费,每瓶飞天茅台的价格不到2300元,而市场上飞天茅台早已炒到3000元。

 

“出了酒店大门,就能转手卖掉,相当于白住酒店还有1500现金可拿。”郑创辉说,有些黄牛甚至雇人入住酒店,就是为了买飞天茅台。

 

郑创辉是一位基金经理,每年都要来茅台镇三四次,基本订不上酒店。他最可能订上茅台大酒店的机会是每年召开股东大会的这一天,酒店会提前把酒店客房源预留出来,所有股东凭借股东凭证,可以提前预定,房源订满为止。

 

郑创辉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半个月,就开始订酒店,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预订页面显示房源已满。他不得不把酒店订在1公里外。当然,他也错失了按照原价购买茅台的机会。

 

不过这不是他来茅台镇的重点。他这次是来参加股东大会,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就像朝圣客,带着朝拜的心情去西藏一样”,茅台股东大会就是茅台股票投资者们朝拜的最好时刻。

 

然而,这些茅台投资受益者也对茅台董事会发起了猛烈的质疑。“如果按照茅台酒出厂价提升至1499元/瓶粗略估算,茅台的净利润应该在650亿元以上,但现在却只有460亿元。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是不是国有资产流失了?”,“我们买茅台酒,感觉像是叫花子一样到处乞求。”

 

股东炮轰董事会

 

“这是历届贵州茅台股东大会当中最精彩的一次股东大会了,没有之一,真是太棒了,整个互动环节中,几位股东的提问数次被掌声打断。”在听完股东会后,郑创辉当天在观察日记中写道。

 

以往股东大会,通常都是董事长汇报公司情况后,会有一个股东代表和公司的互动环节。“但以往,互动环节像是走一个仪式,股东代表们包括但斌、林园、翟敬勇等,提问题很温和”。但是这一次,他们都很罕见地语言极其犀利,郑创辉向AI财经社回忆。

 

其中最“精彩”的是翟敬勇。他是深圳榕树投资董事长,几分钟的提问,至少6次被掌声打断。他从股东利益出发,质疑茅台价格的双轨制导致股东利益的损失。

 

“很多股东和消费者1499元买不到茅台酒,实际售价要近3000元一瓶,但一瓶酒的出厂价才969元,酒都被囤积起来了!如果按照茅台酒出厂价提升至1499元/瓶粗略估算,茅台的净利润应该在650亿元以上,但现在却只有460亿元。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是不是国有资产流失了?”

 

翟敬勇接下来的语言更犀利。他说,“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十位多茅台前高管因贪腐出事,这种价格双轨制,容易滋生大量腐败。现在我们可以直言不讳,我们现有的茅台的很多管理者,其实如果真查起来也是很麻烦,因为这个是很现实的问题。你969元的价格出去1499,从1499元再倒一倒手3000元,这么大的利润,到哪了?”

 

但有意思的是,或许是早有准备,在翟敬勇发言时,大会现场的网络很识趣的掉线了,而其他股东提问,网络都还一切正常。

 

现场对翟敬勇的发言报以雷鸣般的掌声。郑创辉参加过几次茅台股东大会,从来没听过如此犀利的发言。“茅台董事长高卫东上台不过15个月,很多人可能觉得他在会场上的介绍太过官方了,希望他能够像一个企业家一样去管理这家公司”。

 

2020年3月茅台换帅,曾一度引发投资者的忧虑。高卫东接替的正是一路从茅台基层升迁至董事长的李保芳。外界对李保芳掌舵信心很大,认为他对茅台集团内部事务和经销体系十分熟悉。反观“空降”的高卫东则让投资人普遍对茅台集团、贵州茅台的发展前景有些担忧。

 

而前董事长李保芳在股东大会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回避问题的风格似乎也让股东印象深刻。李保芳曾经在股东会上多次讲过,“茅台酒价格,不能不管,也不能不说。茅台如果提价,会引发行业波动。茅台酒价格很敏感。”

 

茅台酒价格,一直是茅台酒备受争议的问题。每年都来股东大会私募明星但斌,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从股东利益角度,暗示“提价”。

 

他说,茅台酒上市以来,已经提过10次价了,但是17年到现在已经4年没提价了。这是很少见的情况,可能因为很多人对价格上涨难以接受,公司是不是做一些文化传播的文章或者工作来改变公众认知。

 

另一位私募大佬林园则质疑茅台一瓶难求,让13万股民寒心。他自称与茅台有深厚感情,持有茅台总股本的2%,茅台上市第2年就开始买入,到现在1股没卖。但是却“一年分红几个亿,都买不到茅台酒”。

 

林园所在的私募行业,是茅台酒消费的主力群体之一。他们以前每年会买200箱茅台定制酒,但现在根本买不到,只能退而求其次,买五粮液,他们内部统计过,发现去年买了1000箱五粮液。“我们买茅台酒,感觉像是叫花子一样到处乞求。”林园说,“你不能把我们股东,都赶走买五粮液吧。”

 

茅台为股东准备了1万套股东礼盒,里面装有8瓶酒,售价6666元/套,但市场价格超过万元。对于13万茅台股东而言,这是茅台给他们的福利,但1万套显然是不够的,也只有8%的抢购概率。

 

几位私募大佬的发言,抢了茅台股东会的风头,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但他们的发言也遭到了一些质疑。比如但斌建议拆股,降低茅台单股价格,让更多人参与其中。但这一建议被解读为吸引更多的散户入场,好为私募大佬们培养更多韭菜。

 

朝圣者和既得利益者

 

在郑创辉看来,股东的争吵和质疑,都是源于对茅台的“热爱”。

 

这份热爱随着茅台股价的上涨而加深。“很多人刚开始只是买两三千股,感触不大,可是今天随着茅台股价的飞涨,2、3千股价值就是数百万,很多人的心态就发生变化了。”郑创辉说。

 

茅台从2014年年底的股价不过110元/股,那个时候2000股不过才22万元,而持有到现在,价值则上涨20倍,变成440万。投资的丰厚回报,让很多人对茅台几乎油然生出一种极端的情感偏爱,“如果身边有人说茅台的坏话,股东都会群起攻之。”

 

利益将这些人紧密捆绑。茅台的股东都尽量喝茅台酒。号称持股2%的私募大咖但斌,更是铁杆的茅台粉丝。他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还提到,自己曾经在茅台最困难的时候,从一个经销商那购买了他们40%的茅台酒,帮助消化库存。

这些利益既得者,除了但斌这样的头部投资人,许多市值上千万,甚至数亿的散户投资人也是茅台的坚定维护者。

 

郑创辉印象深刻的是一位上海股东自己带着孩子来股东大会现场。她是位全职妈妈,持有50万股的茅台,为了带领孩子感受茅台镇的投资信仰,专门给孩子请假来茅台镇。

 

50万股的茅台价值超过11亿元。这些钱早已为孩子的未来铺好了财富自由的道路。她的忧虑,也不是上海鸡娃的妈妈们的通常话题——孩子是否考名校,是否上辅导班等等,而是孩子如何守住数十亿的家产。她要为孩子提前塑造价值投资的理念。

 

股东大会上但斌的话,讲出了很多股东的心声:“我对茅台有深厚感情,茅台占我总身价的40%了,我这么多年来我未卖出一股,接下来也不会卖。”

 

这些“感人肺腑”的心声都建立在茅台稳步上涨的前提之上,对这些人而言,茅台虽然一瓶难求,争议不断,但一切还是甜蜜的烦恼,因为茅台现在每年还保持着高速增长。而只有当茅台遇到增长瓶颈时,质疑的炮火会来得更加猛烈。

原创文章,作者:rmrbw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mrbwx.com/rmrbwx/560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