裳的读音(裳的读音和组词)

李清照的名篇《一剪梅》,是这样描述她秋日泛舟的: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里的轻解罗裳的裳到底应该读什么?是chánɡ,还是shɑnɡ。似乎很纠结。

先看裳,普遍认为,古人读“chánɡ”,其实未必。古书里“裳”有下衣的意思,也就是上衣下裳。《说文》:“衣,依也,上曰衣,下曰常。”很多人以此为依据,认为下衣自然读chánɡ。但我们另见《说文》:“常,下帬也。从巾,尚声。”这就迷惑了,原来“常”字本来读音可能和“商、尚”类似。

裳的读音(裳的读音和组词)

古人衣裳分离,这是没有疑问的,最早《楚辞·九歌·东君》:“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楚辞·离骚》中的“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古人的裳为下衣,一般情况不方便解去,因为可能光腿或者穿着开裆裤。

裳的读音(裳的读音和组词)

后来有了非开档裤,不过这些都是地位比较低下的人穿的,李清照作为一个贵族妇人,万万不可能解去下衣的。人们上船,是否会因为下衣不方面呢?有可能,但这个时候,一般都是敛裾即可。就是把下衣提起来即可。“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采莲赋》”

裳的读音(裳的读音和组词)

况且,宋朝的女性服饰,解下衣显然是不方便的,宋朝也有方便劳作的女性服饰,穿便裤,但李清照是绝不可能穿这样的服饰的。而且,我们仔细分析宋朝女性的常服,解去下衣,似乎并不是很方便,直接露出光腿?似乎大大的不雅。

裳的读音(裳的读音和组词)

裳的读音(裳的读音和组词)

裳的读音(裳的读音和组词)

那么,轻解罗裳,是什么衣服呢?罗裳,即是用很薄的绸缎做成的夏衣。在这里,是衣服的统称。《现代汉语词典》:“shɑnɡ 1.古时衣指上衣,裳指下裙。后亦泛指衣服。”即统称衣服的时候,读shɑnɡ。

裳的读音(裳的读音和组词)

其实,在古诗文里,衣裳的的含义也逐渐发生改变,泛指衣服。

《卖炭翁》“卖炭得钱何处营?身上衣裳口中食”。读shɑnɡ。

比如:“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於我归处?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於我归息?”再如:“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蚕月条桑,取彼斧斨,以伐远扬,猗彼女桑。七月鸣鵙,八月载绩,载玄载黄,我朱孔阳,为公子裳。”更如:“乃生男子,载寝之床,载衣之裳,载弄之璋。其泣喤喤,朱芾斯皇,室家君王。”又如:“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还如: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此处裳已与布,帘相近)。

由现代汉语中裳字的轻声读法“shang”推断之,文言中,尤其诗词中“裳”字读音更多应该为“商”,只不过口语中多被读成轻声。何况,裳字由其造字的角度推断,也与“尚”音相近。《说文》中说裳与常同源,所以后人每读裳必音“常”,孰不知“常”音源于“尚”。

再举几列唐宋以来的诗词为据。1、剑外忽传收蓟北, 初闻涕泪满衣裳(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2、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北宋郭茂倩乐府诗)(如古音都读“肠”,那这里上下两句同为“肠”韵,启不难以为诗哉!)。唐宋以来的近休诗中,裳的发音从韵律学上来讲发“商”的音更有韵味,可见,此时的“裳”字已经与现在口语中的衣裳(轻声shang)已经很接近。所以,近体诗词中裳字读成“商”音,本人觉得更加符合诗词的特点(因为诗词算文言,不可能出现轻声字,所以读一声“商”)。

易安居士为什么要“轻解罗裳”?因为到了深秋,“红藕香残玉簟秋”,天气转凉,船上风大,恐怕穿单薄的夏衣会着凉,所以,整体更换为秋衣(秋衣也可能是长裙拖地,绝无可能穿便裤出行)。

裳的读音(裳的读音和组词)

在这里,“罗裳”的意思,恐怕解释为单薄的夏衣,泛指全身的衣服更为合适。

也有说法,“轻解罗裳”的用意,是含蓄地掩饰词人对逝去的美好时光的惋惜。秋装不如夏日罗裳的华美,脱下华丽罗裳有如告别褪色的青春,折射出的是词人对往事不再、年华易逝的无奈。这未免牵强。但江面风大,秋色渐谅,换秋衣是一定需要的。

这样理解的话,“轻解罗裳”的“裳”读成shang更为准确。

那么裳做下衣解读chánɡ,是否为古音呢?也未必。吴越之地的方言读“衣裳”的时候,读成“衣桑”(裳读音介于“桑”和“嚷”之间),可能更接近于古音。

那么说了这么多,衣裳到底读什么音?

如果做泛指衣服解释,一定读shang。

如果明确指下衣解释,一定读chánɡ。

其他不明之处,尽可能按照现代汉语的读法来读。例如“斜”,在古诗文里,所有读xié均为正确,因为是现代汉语读法,尽管在有些古诗里,读成xiá可能更押韵。

另外,古诗是需要诵读的,是语言表达项目,不妨怎么觉得舒服怎么读,“音随客便,形同主人。”太纠结读音,其实大可不必,汉语的字千万不能写错,但读音,其实是在不断变化的,谁也不知道古汉语到底怎么读?也许部分字类似于现在的吴越方言,也许部分字类似于现在的岭南粤语,均有可能。

当然,如果国家官方教材明确的标注出来,我们以官方标注的为准。(如“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的“衰”,现在已经统一为shuāi了)

《金刚经》说“不住于相”,诵读古诗词,感受其美即可。并不需要太纠结其准确读音。在并无准确定论的时候,怎么美,怎么读。

飙叔,2021.5.11

版权声明: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gqtzy,本人观点,不代表今日新鲜事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我们联系Q3051-326917。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mrbwx.com/rmrbwx/226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