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回应已婚高管致其流产后道歉(“避重就轻,把我举报的问题往我们个人感情纠纷上说”)

阅读量:54
2022-03-19
女子回应已婚高管致其流产后道歉(“避重就轻,把我举报的问题往我们个人感情纠纷上说”)?

3月18日,实名举报中国交建一公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一公局)项目原总经济师王某某隐婚、受贿的“wan婉婉_”告诉华商报记者,王某某发视频自称“妻离子散、居无定所”是在混淆视听。

“他说的全都是假话,他没有妻离子散,他有地方住,他说的那些避重就轻,把我举报的问题往我们个人感情纠纷上说。”

3月2日深夜,“wan婉婉_”发4000字博文后割腕轻生,所幸最终被抢救回来。

>>回应“封口费”

“他提过给我一年工资,我拒绝了”

3月17日,被“wan婉婉_”举报搞权色交易的王某某发视频鞠躬道歉——

“我是王某某,就是近期被实名举报的当事人,由于对自己要求不严,交友不慎,生活作风散漫,与她发生了不正当男女关系。”

“2021年11月份,她向我原单位中交一公局进行了实名举报,单位最后对我作出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政务撤职处理,我完全接受组织对我的处理。近期网上传播的信息,是我与她之间个人感情恩怨,与中国交建、中交一公局无关。在她纠缠打压下,现在我妻离子散,居无定所,无业游民,这样的结果是我咎由自取,造成了负面效应,我在这里郑重道歉,我错了,对不起!”

3月18日,对于王某某的这番言论,“wan婉婉_”向华商报记者表示:“他说的只是在混淆视听。”

“我看到他发的那个回应了,我觉得他说的全都是假话,第一,他没有妻离子散;第二,他有地方住。”

“wan婉婉_”告诉华商报记者,“你以为他说的妻离子散是离婚吗?也就骗骗陌生网友,他没离婚,也有住的地方。他说的那些避重就轻,把我举报的问题往我们个人感情纠纷上说。”

“wan婉婉_”向华商报记者证实,王某某提出愿意付一年的薪水作为“封口费”来摆平此事,“他提过给我一年工资,我拒绝了。”

>>谈判删除网文

称对方想让她声明只是个人感情纠纷

“wan婉婉_”表示,她也不明白王某某为什么会搞这么一出。

“他在视频里面回应的这个内容,是之前他让我去这样跟公众说的,只是我没有同意,然后现在就他自己来,成为了他自己的一个自白。”

“wan婉婉_”介绍了此事的前后发展脉络。“在我轻生之后,他在3月5号就找我谈判,希望我不要再闹了,跟我打感情牌;3月8号晚上,他又找我谈判,希望我把所有的相关文章全部删掉,想让我发个声明,说只是我们的个人感情纠纷问题,但我没同意;3月9号,他联系我,希望我把这些话去跟他们单位说,说我不再举报了。”

“wan婉婉_”强调说:“他发的那个视频是前几天他找我谈判,本来是让我发的,说是我们个人感情问题,但我没有同意,这就成了他的自白,我不知道他这一出是什么意思?但里面说的没有一句是实话,他没有离婚,也没有居无定所。”

>>>举报后遭恶评

被打压诋毁 想要公平公正处理结果

3月18日,“wan婉婉_”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3月2日她轻生在医院抢救期间,中交一公局没有派人前来探望或者调查核实。

“wan婉婉_”称,她此次轻生也是因为举报王某某违纪的事。“我长期被他们打压、诋毁,我只想要一个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

华商报记者看到,3月2日深夜,“wan婉婉_”留下4000字长文,称自己举报后遭恶意评论。

“还有两天就是我的23岁生日,本来想再等等的”“wan婉婉_”在博文中称一切都会好的,在另一个世界。她实名举报只是想说清缘由,想要一个公平公正的处理结果,但大家却都在分析她举报是别有用心,她遭到了谩骂诋毁。

“我不明白凭什么可以在网上随便造谣诋毁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你们随手就能敲出的一行字,你们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我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什么样的打击?我知道,都是我活该,我咎由自取。可为什么在你们眼里,年轻女孩跟比自己大的男人在一起就一定是因为钱,揭发一个人就一定是钱没谈,难道你们20岁刚出头的年纪满脑子想的都是利益吗?难道重点不该是这个人违法违纪吗?”

>>>流露轻生念头

希望死后大家帮她监督调查结果

“对我来说,奔向死亡是我无望人生中最大的解脱。”

“再见了,我这个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生”

“wan婉婉_”流露出轻生念头,称她曾多次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她希望死后大家能继续帮她监督调查结果。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wan婉婉_”在长文中回忆了自己的童年,称出生就被遗弃,最终遇到了好心的养母。

“wan婉婉_”此前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曾两次为王某某打胎。她希望大家不要过多关注她的私人问题,“我希望舆论关注他是否违法违纪的问题,不要关注我的私生活。”

3月18日,“wan婉婉_”提供给华商报记者一组图片,称自己曾被王某某加害,图片显示腿部有明显淤青。“wan婉婉_”称曾与隐瞒已婚事实的王某某同居一年半,期间怀孕流产,还被言语辱骂甚至殴打。

>>>轻生细节披露

独自在酒店割腕被民警送医抢救

3月3日,“wan婉婉_”的高中同学王先生向华商报记者透露,“她昨晚十一二点轻生,民警凌晨送过去的,现在还在医院抢救。”

3日下午,王先生焦急地表示:“现在已经是今天(3月3日)下午了,应该抢救完了,现在应该是民警在陪着她。”

王先生表示:“她是在北京东城一家连锁酒店轻生的,周围没有亲人,她的手机已经被这家连锁酒店的工作人员拿着,是民警把她送到医院去的,她的家人应该也联系不上。”

王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wan婉婉_”是在微博留言后割腕轻生,“我也是看到她的微博才知道。”

>>>警方积极救助

“她从头到尾因为举报两次轻生”

王先生表示,这已经是“wan婉婉_”第二次轻生,“年前那次她服了70多粒安眠药,被抢救过来了。”王先生担心这一次还能不能幸运地抢救过来。

王先生介绍,“wan婉婉_”是安徽人,他没想到她会这样,“我现在在武汉工作,我没法时刻跟她在一块。”

“我核酸都做了,我要找她,我想去看看她,我想帮助她处理这个事。”王先生承认,他一直在关注“wan婉婉_”的举报。

“我一直在关注这个事,已经一年多了,王某某是中交一公局的,我非常了解她举报王某某的事,她举报的事情也跟我说过,但我现在关心的是她的生命安全。”王先生希望等“wan婉婉_”的病情稳定以后再说这些举报的事情。

王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他联系了派出所,民警让他联系家属,但他也没有“wan婉婉_”家人的联系方式。

“她都这样了,没想到她会出现这个意外(轻生)……”王先生希望“wan婉婉_”会没事,“她从头到尾两次轻生,都是因为举报这个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认证用户“合肥网警巡查执法 ”在“wan婉婉_”微博评论区留言称:“经我局相关部门连夜开展工作,目前该当事人已被当地警方救助。”

>>>希望能彻查

被举报者曾联系要求收手愿和解

2月22日晚,中交一公局集团官微发布声明表示,2021年12月31日,王某某被处以留党察看一年处分、政务撤职处理。2022年1月10日,王某某从一公局集团辞职。2022年2月22日,中交集团向一公局集团移交王某某涉嫌违纪违法的新线索。当日,一公局集团成立专项核查组,进一步全面核查。

“wan婉婉_”此前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透露,王某某在2月23日之前曾联系过她。“我在微博上举报后,他联系我,让我收手,让我提要求,希望和解,但我不同意,我就是希望他被彻查。”

“wan婉婉_”向华商报记者表示:“我所说的绝对属实,要不然不可能王某某会过来求我收手。”

>>>上级正关注

录音显示被举报者求减轻点压力

3月18日,华商报记者联系王某某未果,“wan婉婉_”提供的3月9日她与王某某的录音显示,王某某希望她能表态。

“你现在这样闹,现在上级正在关注这个事情……只是想让你去表明一个态度,你现在举报了,不要在网上再发与这个事情有关的东西,给减轻点压力吧……其他的我也不好说,只能说减轻点压力而已……”

录音中还显示,王某某称自己推断是有人让“wan婉婉_”举报他的。

3月18日,华商报记者联系中交一公局纪委询问对王某某的调查进展,工作人员答复称:“我们这里只接受相关举报。”

“wan婉婉_”称,她掌握重要证据,她向中交一公局举报后,中交一公局反馈称王某某已离职无权管,她希望更高层级的纪检监察部门介入。目前,中国交建纪检监察部门已介入调查。

THE END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